关于 若花生

!生如万丈虹

李窈秀(1921.09.17-2017.11.08.16:08)

 

共祭贺母李老孺人:(文|宏亮)
民国十三,经历多难,国有动荡,家业也艰。养儿带女,共度难关,子女七人,才桥兵政,交阳金满。贺母慈宁,与世无争,不急不躁,不愠不恼。儿孙满堂,个个孝顺,人人争先,老有所养,养有所终。值此嘉年,步入天堂,逝者已矣,来者自强!呜呼哀哉,尚飨。

祭岳祖母文

公元2017年11月8日16时许,岳祖母逝,时年九十又三。
呜呼!
吾与祖母相识相处,十八有余。观其一生,辛劳一辈子,挂念一辈子,简朴一辈子,敦厚一辈子!
祖母生于民国十三年,溪水人氏,为李家娇女,及笄之年嫁入十寨贺家,时值战乱,饱尝苦楚。生子女近十,又中年丧夫,独力支撑家务,物力维艰,或病或饥,存七。满女送其弟养,抚六子女成人。其间辛酸,难以言表!
呜呼!
犹记祖母重度昏迷苏醒后之一句遗言:好热闹呵!你们只有好格!祖母备尝艰辛,常思为儿为女,而今子孙满堂,日子一天好过一天,然祖母仍要把己最朴实的愿望留给在世的每位亲人!
呜呼!
祖母在世时,舍吃舍穿。吾常见桌有剩饭菜,祖母总默默吃完,哪怕撑着肚子,她说倒了太可惜了;吾又闻柜有新衣,祖母总不忍穿,哪怕身上衣已破旧,她说穿了太可惜了!
呜呼!
祖母信教,或者说信老爷。虽然有点迷信,但吾知其为人,在世必与人交好。犹记妻言,娭毑总帮人家说话,责岳父母之短。仁厚之人,岂有护己之短而责人焉!
呜呼!
祖母陷昏迷至离世,其间半月有余。惟愿天公垂怜,让祖母回生再享晚年。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回来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孙儿回来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关切信息天天有回来,可祖母却再也回不来了!
愿祖母天堂一路走好!
哀哉!
尚飨!
孙郎海山于2017年11月9日15时许

另附挽联一首:(文|海山)
横批:含笑九泉
上联:终生辛劳劳心劳力更甚劳神后辈每时每刻溪水九曲无言泣
下联:毕世好为为儿为女从不为己奢侈一分一毫十寨七子放声悲

老人、小孩与狗

老人小孩与狗

老人、小孩与狗

寒暑假回湖南老家河溪水是果果的固定行程,今年也不例外,感受两两和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山寨、溪水、田丘、乡道、老屋、旧书、母校……当然还有最亲的人。

老家最想介绍果果认识的其实是他的曾祖父(苏在中),尽管他的曾祖父已经去世很多年,但我总想像着若是他还在,会是多么温馨的一幕,他曾祖父的洒脱气质、深厚学识、独特见解给我留下深刻烙印,甚至拿烟的姿势、凝神的样子都令我永世难忘,只可惜果果再也无法看到,也无法想像得到,期望能有一天,穿越时空,穿越生死,彼此心灵相通、心领神会。前段时间,果果去常德见了他的外曾祖父(高国宝)和外曾祖母(苏伏连),让我倍感欣慰,毕竟他的曾祖父与外曾祖父、外曾祖母有过一些交集,可以些许感受当年青春燃烧的岁月。

对于果果,目前还健在的老人当中,当属他的曾外祖母最为年长,她的名字叫做李窈秀(同音),今年已是95岁高龄的老妪。她一生清苦,年纪轻轻就守寡,一守就是60多年,她与世无争、从不抱怨,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民女,而今她年寿已高,话语变得唠叨重复,认不得人,却也身体不错,饮食正常,听两两电话里说,这次看望,见外婆中午能吃两碗饭,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这是长寿的表征,生命的力量有时真是不可思议。另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她的言行有时表现得像个孩子,一个多动症的孩子,对什么都好奇,喜欢这个摸摸,那个碰碰,看着也让人觉得温暖快乐,老家把这种现象叫“老小老小”,意思是人老了以后就成了小孩,跟小孩一样调皮可爱,我特意嘱咐两两多拍一些果果与他曾外祖母的照片,同时多花时间陪陪老人家,一方面这组照片不可多得,老人一年年不同,每组都可能成为永恒,能多拍一组就多拍一组,另外,照片确实让人心生景仰,对于时间的感慨,对于传承的敬畏,画面中相距90年(近一个世纪)的两个人就这么矗立着,活生生的存在的,还有什么更可贵、更美的呢。

有时想想一群人的相处,一家人的相处,莫不为小事纷争怨恨,到头来不过尔尔,就如画面中果果手里抱着的小狗,它不懂人间的爱恨,也不识人间的烦忧,即使它有它自己的世界,至少在我看来,它是快乐纯粹的,相对于冷漠、愤懑、仇视、厮杀的人际,它是幸运而安祥的。看着果果与他曾外祖母的亲近,对于小狗狗的逗趣,我又怎能不由衷的喜悦。我多么庆幸我的前半生有这么美好的经历,让我看到这么美丽的画面,感受到这么动人的场景。

年轻时不烦不腻年迈时不离不弃,这是我对人生的最后倾诉。

生活家•享受年龄

一边享受 一边惆怅 生活继续 生死继续

一边享受 一边惆怅 生活继续 生死继续

生活家•享受年龄

12年前,在浙江省图书馆听作家池莉讲《文学的意义》,她无意间提到“享受年龄”这一观点,令我若有所悟。如今几近中年的我,已然为人夫为人父,以“家”为出发原点的当下,再回头细细思考这四字,越发觉得深刻、有味。时空转变,文章最后还是不禁怆然寥廓。

妈妈对我讲 大海就是我故乡

小时候听着《大海啊故乡》这首歌长大,却未曾真正海边出生,甚至22岁大学毕业前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后来慢慢才懂得,歌的主题并不是大海,而是借大海写故乡。

童年,是一个最会享受的年龄。80年代的农家孩子,不富裕但依然快乐、幸福,小溪流中、泥巴地里、香樟树上不知留下多少欢声笑语,即使是挖猪草、割稻穗等劳动也是伴随着玩乐打闹。那时候,过年有年味,过节有节庆,围炉吃饭的时候,就是人生启蒙最好的课堂。随着年龄渐长,纯粹童真的部分渐去,美好也就成了记忆和追思,因为生长在土里,所以热爱这土地,回不去的童年凝结在对故乡的深深思念里。生我/养我/却终要离开我/黑色的肌肤/蓬勃的绿意/金黄的季节是我红色的向往,这便是旧作《这土地》的全部缘由。

一个人的纪录 一个人记录

记录终究是一种习惯。一天一天,成长,一天一点,痕迹,一个人的纪录,一个人记录,一字一瞬一像一音都是极为珍贵与美好的存在。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独处,一家人有一家人的相处,不想长大,却越长越大,青春活力、日趋成熟的年纪是我们最该享受的年龄,也最需要有懂得享受的智慧。

每个人都是一部传,若以25年为一期,百年人生基本可分四期,这是我重新定义的一个人的春、夏、秋、冬四季,寓意童年、青年、中年、老年四个人生阶段。童年,有趣带着无知,青年,靠谱夹杂鲁莽,中年,持重不无危机,阅历无数之后,到了老年便可以随心所欲不愈矩。其实没有哪个年纪是完美的,即使是炉火纯青、大彻大悟的高人也可能悲欣交集,若有“享受年龄”的心境,就能发现生活中的小美好,把日子过平淡,把每天过成诗。

带着小孩一起做小小极简主义践行者,于是生活开始简单纯粹,和妻子白天柴米油盐,晚上琴棋书画,于是人生理想照见生活现实,和父母共同起居三代同堂,不用长夜空虚念亲情何日报,而是实实在在的让父母乐享天伦,这一切都只是生活理念的改变,生活方式也就随之更新,生活心境自然完全不同。

胡适先生有“不作无益事,一日当三日”的生活金句,并在《我的儿子》中写给刚出生的长子胡祖望说,做一个堂堂的人,不要做我的孝顺儿子。林语堂先生用幽默与豁达告诉我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媒体大咖汪涵在“抬桌子”到“台柱子”的华丽转身之后,更是极力宣扬“一心一意带崽,半推半就工作”的玩世生活。米沃什(Milosz)在《礼物》(《Gift》)中说到: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Have no thing me to think sharing for oneself has in the world,Also have no anyone to deserve me to resent profoundly.)

龙应台在《(不)相信》中列举了种种二十岁以前相信的东西,后来变成一件件不相信,比如历史、爱情、正义、文明、理想主义、永恒等等,更有二十岁以前相信的东西,现在依然相信的部分,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历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享受年龄”就是在领略时空转移带给人的反作用,看似矛盾的前后,其实只是认知的深浅而已,正因为生活如此荒诞不经,所以我们才对未来深信不疑。生活的智者提供了种种的真知灼见,每个人的路,终究还是要每个人自己走,人生每个阶段的吉光片羽、点滴瞬间都是珍贵的经历,值得我们用心记录。真实的自己不可欺,大好的年华更无法辜负,无论已逝还是未来,智慧生活的魅力都将向我们迎面而来。无数刻骨的纪录最终铭刻成一个完整的自己。

无论魏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

高效率工作,慢节奏生活是人人向往的理想状态,扪心自问到底有几人真正做到一边享受事业,一边乐享生活,无论魏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别样的桃花源,在前往桃花源的路上,迷失方向的是大多数,半途而废是大多数,最后彻底绝望的依然是大多数。

享受年龄就是要过程愉悦,才能结局圆满,宏愿虽不易实现,专注于脚下终能至千里。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也要有实现幸福的方法,没有谁能预设好路径,惟有带着美丽心境一一试趟。或许生活的意义就在这里,未来无限接近,永远清澈向阳!

写给不确定的未来

人生百年,到底我们要怎样的存在?解决了对自身的认知,还有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宇宙的种种关联等着我们去探索,体验了肉体与物质的实在,精神、意志、灵魂、鬼畜之类是否真实可信,有了常识,又新生悖论,各种伦理问题也层出不穷,地球作为银河系里一颗小小沙石,外太空是什么样,外星生物是否存在,是否他们比地球人生活得快乐、幸福、平等、自由,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单个个体百年的时空里真是完全无从把控,我们能做的就是莫名的相信:相信人定胜天,然后无畏的从事各种实验与试验,证明人定胜天。

很可爱的一群地球人用各种规则、各种故事、各种假说构造起一座易碎但又持续运行的人际系统,这套系统可以维系多久,没有答案,我们能确定的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一切都将继续,生活继续,生死继续!(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