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次

我打从这里走过!

这是我离你最近的一次了。

今天不上班,我预谋很久的今天的行程就是看展览,因为效力的公司里头的例行公事,我耽误了很多的机会去接触这些像是为我准备的盛宴: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第三届中国国际海报双年展、中国-波兰海报回顾展)、唐云艺术馆(丹青之恋-袁野彩墨画展)、西湖美术馆-恒庐艺术馆(南北工笔对话学术展)、西湖博览会博物馆(“走进世博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巡回展”)、浙江世贸中心展览厅(第二届印文化暨艺术休闲商品博览会)…说实话这一天的时间要把这些展览跑一遍,真是不容易,我居然跑马观花的把整个展览拿了下来,我着了迷,我失了魂。

自行车行程路线图:从后市街出发,走惠民路,折,折,折,折到唐云、走南山路,一路拿下唐云,拿下恒庐,拿下中美展览馆,走白堤,折北山街,拿下西博会展览馆,走保俶路,折曙光路,拿下世贸中心展览厅,折体育场路,折环城东路,折武林路,我一定要走武林路,那里有我的一位朋友,而我怕打搅到她,我只是有些想她,快半年没见了,几次鼓起勇气想见她,又怕再没机会见到了,怕梦会碎,心也跟着碎,今儿个因为高兴,所以决定打从这里走过,我停下来驻足了两分钟,然后匆匆离开,我怕。

半年了,这最近的一次也只是短短的两分钟,我已经很满足了,这种满足对我甚至是一种奢侈,她曾经拯救过我,她曾经宠爱过我,我把这些放在心里,不去轻易打搅,很久没有她的消息,只是QQ上偶尔会有她变化的签名,还有那张夜晚时分坐在宝石山上的魅影。

半年了,我终于鼓起勇气面对一个现实,但我从不会放弃内心的一片浪漫情怀,所获得的,所感悟的,所投入的。

半年了,我甚至都可能记不得变化成什么模样,我甚至见面都不能一瞬间认出来你,那又怎样呢?你我心里是明白,而我只是欠你,但我也只是想投入,投入一场爱意,投入一场火焰。

半年了,我新换了工作,新换了服饰,新换了环境,我依然是我,有时血气方刚,有时自大狂妄,有时目中无人,有时恼羞成怒,我依然满心收获,满怀喜悦,我天天都在进步和成长,我越来越懂周遭的人心,有的很好,有的很善,有的很懒,有的很不在乎,我只有尽可能的做我能做的,做多一点,做好一点,做的对得起自己一点。

半年了,我新认识了三五个朋友,有的很勤劳,有的很幽默,有的很细心,有的很孝顺,有的很本份,有的既可爱又不可爱…我还是我,只与喜欢我的人,和我喜欢的人一块玩,我尽量不去讨厌任何人,我可以选择远离,我可以选择回避,我每天倘佯在内心的喜悦与付出当中。

半年了,我弟弟长大了一岁,我爸爸妈妈又年迈了一岁,而我也年长了一岁,我热爱艺术,我热爱和平,我喜欢安静,我喜欢谈心。

半年了,你还好了,打我从那经过的那一刻,你又在做什么呢?

溜冰场上只有我一个人

这几日最令我开心的事情就是西城广场溜冰了。

西城一直是我的一个谜和梦,那里装载了我近三年的故事,这些故事有关于一个人,也有关于一群人。常常一个人痴痴地趴在西城广场三楼溜冰场围栏旁边看来往如梭的人儿,一个个,一双双,一群群。

这几日,我真的自己又踏入了这场片舞池,我技术并不佳,常撞倒旁人,也被旁人撞到,不管是哪种情况,我们都能和睦相处,不带任何恶意,见人跌倒,顺手拉一把,也会常有人伸手过来拉摔倒了的你。

大多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体验一种放松,感受一种欢乐,而我往往想到说这是一种人生,跌跌撞撞,拉拉扯扯,你扶我助,痛而后乐。常常莫名的觉得世界只剩我一个人,不在乎也不在意别人不在乎,但有时真的很感动,那些小事,那些不身边事,我是一个喜欢活到过去回忆感动里,又活在未来无限美好里的人,只是不曾活在当下,活在现实,我算不得一个浪漫的人,但有一种浪漫情怀在,这种情怀足以让我忧郁气质得以缓解。常常幻想着世界只是我一个人,也欢也悲,也乐也泪。

溜冰场上我滑了过去,留下一丝丝稍纵即逝的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