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场上只有我一个人

这几日最令我开心的事情就是西城广场溜冰了。

西城一直是我的一个谜和梦,那里装载了我近三年的故事,这些故事有关于一个人,也有关于一群人。常常一个人痴痴地趴在西城广场三楼溜冰场围栏旁边看来往如梭的人儿,一个个,一双双,一群群。

这几日,我真的自己又踏入了这场片舞池,我技术并不佳,常撞倒旁人,也被旁人撞到,不管是哪种情况,我们都能和睦相处,不带任何恶意,见人跌倒,顺手拉一把,也会常有人伸手过来拉摔倒了的你。

大多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体验一种放松,感受一种欢乐,而我往往想到说这是一种人生,跌跌撞撞,拉拉扯扯,你扶我助,痛而后乐。常常莫名的觉得世界只剩我一个人,不在乎也不在意别人不在乎,但有时真的很感动,那些小事,那些不身边事,我是一个喜欢活到过去回忆感动里,又活在未来无限美好里的人,只是不曾活在当下,活在现实,我算不得一个浪漫的人,但有一种浪漫情怀在,这种情怀足以让我忧郁气质得以缓解。常常幻想着世界只是我一个人,也欢也悲,也乐也泪。

溜冰场上我滑了过去,留下一丝丝稍纵即逝的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