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剧电影《公孙子都》


演出剧目:昆剧电影《公孙子都》
演出剧种:昆剧/电影
演出团队:浙江昆剧团
全剧导演:森岛
主要演员:林为林、徐延芬、程伟兵、朱玉峰、胡立楠
演出地点:杭州剧院
演出时间:2008年11月15日19:15-21:00
推荐指数:*****

注1:电影海报如果能换成子都跳拜帅台后弥留着眼泪的那一张剧照会更具感染力。
注2:公孙子都的英文名:TEN ZIDOU,有些不解。

累并快乐着的周末

今日行程
上午8:30-12:30,和平国际会展中心,香港时尚购物展
下午14:30-17:00,恒庐美术馆,沈松勤《传统文化中的士与道》
晚上19:15-21:00,杭州剧院,昆剧电影《公孙子都》

杭州的周末从来都不轻松,琳琅的画廊、讲堂、展厅,条件反射般受引诱,于是想松驰的心遇上不停的腿,这周末一点不例外。

今天的重点无疑是《公孙子都》电影版,杭州的首映,原计划约了女孩,最终还是把这份美变作了独享,但依然很满足,挂上电话,一个人静静躲在一个不干起眼的角落,默默接受昆曲给我的洗礼。

与昆曲的缘份是因为青春版《牡丹亭》,尽管未能进剧场完完整整彻彻底底领略这份雅致,但还是在接下来九小时的碟片咏叹着反复着俞玖林与沈丰英的声音,挥不去的指引,把我带到省图书馆,汤显祖《牡丹亭》全剧本面前,带到白先勇《牡丹亭》始末文字《牡丹还魂》面前,一个人开始了这趟不入门的昆剧之旅,今晚的《公孙子都》是我接触的第二个昆剧,遗憾的是虽已坐到了剧场,却又是个电影版,但我依然做好的心理准备。

子都这个人

子都,复姓公孙,名阏,字子都。认识子都首先是因为其“中国古代十大美男子”之首的头衔,《诗经》记载: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用现在话来说是说子都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风靡着不少痴男怨女,类似于现而今人追星一族,以见一面自己钟爱的偶像为荣,场面何其动人!《孟子》里记载: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其姣者,无目者也。意思是说不知道子都是个大帅哥的人,就是有眼无珠,也就枉活一生了。我心里这是怎样一种评价,怎样一种美呀,反正已是超过了我想像,故事既然发生在一样一位美男身上,且关乎战争、关乎爱情、关乎生死,这戏要不要看,当然要看。

《公孙子都》这出剧

没了解过子都这段历史对我有个好处,我可以更单纯,更纯粹的看这也剧,不会抱有对子都的偏爱与,也不会对历史剧这样的定位有什么偏见,这也是惯用的听戏法,从零开始,然后又回归到零。

剧里的打戏不少,因为其间涉及两场不小的战事,这在领衔主演,现任浙昆团长,有“江南一条腿”美誉的林为林,自然不在话下,抛开这些为人赞不绝口的技,我想全剧更有韵味的是其间名自心理的鲜活展现,郑庄公爱才而只令其知其罪的心理暗示,颖姝一路蒙蔽在事实真相之外的美丽与可怜,子都一辈子负疚与后悔的痛苦内心,新婚之夜,借酒浇醉的子都梦里与考叔的对话,让全剧有血有肉,充满了人情味,灰飞的历史终将只是些人的故事,因为有了子都这个人,有了子都这些心绪,才上演出关乎子都的一切事。

显然,这已不是一出简单的历史剧与武剧,也不仅仅是一出百回曲折的心理剧,剧带着意志而来,改变了我许多爱与恨的旧观念,一切的爱恨情仇均将化伯惋惜,何以超越生死,就因为那一点点遗憾。

后子都之音

子都的人事美得这般惨烈,有如楚霸王失败的英雄形象,有如弘一法师临行前“悲欣交加”的遗怨,种种美丑、情仇最终融入跳下拜帅台后弥留的那一滴泪水中,而我亦不得不报以更痛快的泪花,是无奈,是无助,是无情,还是无法挽回……

一念之贞成人,一念之差作鬼,心中有否有鬼,鬼自随心而生”。期望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听听舞台版《公孙子都》。

附1:中国戏曲学会奖
中国戏曲学会奖设立于1987年,平均每一年关颁发一个奖,到目前共对14部剧颁发此奖项,其中浙江共六次获中国戏曲学会奖。
1、1987年,上海京剧院,《曹操与杨修》
2、1993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西厢记》
3、2001年,江苏省京剧院,《骆驼祥子》
4、2001年,重庆川剧院,《金子》
5、2002年,上海昆剧团,《班昭》
6、2002年,浙江省温州永嘉昆曲传习所,《张协状元》
7、2004年,湖北省京剧院,《膏药章》
8、2005年,宁波市艺术剧院甬剧团,《典妻》
9、2006年,福州闽侯闽剧团,《红豆缘》
10、2007年,浙江婺剧团,《梦断婺江》
11、2007年,厦门歌仔戏剧团,《邵江海》
12、2007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版《梁祝》
13、2007年,太原市实验晋剧院青年剧团,《傅山进京》
14、2008年,浙江昆剧团,《公孙子都》

附2:“紫笛幽幽”(网名)2008/08/25从《公孙子都》看昆曲
转贴: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7-9-4/2316292.shtml

记不清是第几遍看这部昆曲(剧)了。
对这部戏,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
——我并不喜欢武戏,也不喜欢历史剧,更不喜欢为了某些参赛或评选之类而编演的戏。但是,对这几条,《公孙子都》都占全了。而且,我居然耐着性子一次次地看下来了。
或许,为的是昆曲那一种文化的传承,为的是一门即将堕落无迹的艺术的最后的呐喊。

昆曲这门艺术,很容易被人联想到的,是以前那些宫廷内苑或大户人家,隔着一汪清水池,望自家的小戏台子上,远远地听笙箫鼓笛,以及台上那低回婉转的低吟浅唱。那已经是一幕极好的景,因此,台上并不需要任何复杂的摆设和装扮。简单的桌椅,或许要用到的一张琴,一支箫,一卷书,一枝柳。然后,就是一两个主角,在那里来回地唱演。除了几出专门的武戏。——因此,昆曲也少有用到大量人物的折子,一般一折子就男女主角搞定,偶尔地添补些末介。

这门艺术,延续到现在,战战兢兢地走了六百多年,素被称为百戏之祖,然而,其间坎坷,谁人知晓?能被列作“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光荣,亦是悲哀。一门艺术若发扬得好,还需要这样用各种保护圈子给圈起来么?人们的担忧,因而有了这样的重重枷锁。昆曲,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它雅,雅到俗人难赏,那些华丽却带些抑郁的唱腔表演,使它在士大夫中展尽风流,却在平民层内保饱受冷落。因而,它就这样一味地踏着羊肠小道,永远上不去阳关大道。

但是,谁敢改变它的这些特性呢?改变了,它就不是昆曲。

再看《公孙子都》,活脱脱的历史剧,舞美完全现代化,即运用了大量现代因素的灯光,道具等,它已非单纯的唱演艺术,而是现在戏曲无可奈何的一个路子:话剧式的戏曲。舞台上,场景恢弘,兵车,宫苑,高台,车辇,等等本来在表演中可以省略的事物,却实际地出现在了舞台上。观众容易接受了,然而,昆曲被改变了。

《公孙子都》这部剧,浙江昆剧团为了争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入选,而全心打造,剧情一改再改,先后改动12次,剧目名称也是从《暗箭记》到《公孙子都》再到《英雄罪》,而今又回归到《公孙子都》,包括编排,舞美,等任何在舞台上出现的因素,愈是想让公孙子都这个人物角色完善,越是画蛇添足。或许其他人的感觉会好些,而类似我这样坚持原汁原味的看客,却难以接受。

《公孙子都》想来大家都不陌生。大概内容是公元前七百十二年,周室衰微,列国争霸,郑庄公假天子之命,以颖考叔为帅,子都为副帅,出兵讨伐许国。而子都因为嫉妒,欲抢头功,乘颖考叔破城摘旗上楼之际,发冷箭射死颖考叔,大胜回朝。而郑庄公为褒奖他,却将颖考叔之妹颖姝赐嫁子都。子都心内惶惶,一再推辞,祭足大夫明察秋毫,后探得真相,与庄公一道,暗地周旋,既爱惜英雄,又要让其知道有罪,于是,重重施压。子都新婚之后,对其倾国姿容满心欢喜,然而当颖姝要他答应报杀兄之仇时又满心忧虑。酒醉之后,梦考叔鬼魂取命,更是胆颤心惊,满心懊悔。而后,拜帅台上,伐许得胜归来的子都终于忍不住透露杀考叔之实,颖姝万念俱灰,跳拜帅台而亡,子都亦不听郑庄公劝阻,堕台而死。

可谓重重心事,善遏,良知,等等,彻底的一部心灵戏作,在柔情,宫廷,疆场内展开。那剧情,比如子都暗箭伤人的理由,先是考叔命子都殿后,自己争抢头功,得旗上城楼,才被子都射杀。而后来,却改成了旗帜本被子都所夺,却反被考叔一把抢过,还出言激怒,子都一怒射杀。

另一处大改动,新婚夜子都醉酒,见考叔鬼魂,先是声声愤怒的索命,而后来却改成了英雄之间的体恤,尤其将当初拜帅台夺印以及沙场争功,都成了考叔因为自家身份地位,而费尽心机想居功封侯后可以与子都名们贵胄的身份匹配,来成全暗恋子都的颖姝顺利嫁入公孙家族。而城墙之上,到处乱箭纷飞,考叔夺旗上城墙也成了不忍子都受伤害这样一细节。——这其间种种,在子都酒醉后睡梦中由考叔一一道来,子都更是满心愧疚。

这些情节的大变动,或许多了些人情味,然而,始终如一道加满调料的川菜,失去其本来滋味。再加那些现代化设备的映衬,更是琳琅满目。如果说以前的昆曲是玉,那么现在的昆曲则是琉璃。玉,温润雅致,有一种坚韧的傲骨再在内,而琉璃,同样是宝器,却是华丽在外,脆弱易碎的本质在内。若说以前的昆曲是空谷幽兰,那么,现在的昆曲是映月寒梅。本来都是雅物,但本质却有了些区别。幽兰在竹野清泉侧自然地生长,独自幽香,而梅花,却早移栽入院,盘螭虬曲,成全了病梅之美。

说这部戏的亮点,也并非没有。那些行云流水般的打斗战争场面,教人咋舌。连战争打斗都用行云流水来形容,对于舞台演出来说,是相当高的境界。舞台打斗不比影视打斗,影视可以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摆,一下未成,可以十遍八遍地摆下去。而舞台,出手就没有收回的余地。台下完全眼睛,灼灼目光盯着你,稍一疏忽,便是全场叹息。否则,为何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一个抬脚,踢腿,甩手,摆头,吹须,撂发,抚袖,每一次滚翻,抢背,抖翎,跳跃,器械格斗,兵戈来往,都是千万次训练的结果。舞台演出打斗都是穿靴上阵的,要把握身体的平衡,又要掌控兵械的挥洒,要把假得演得像真的,真的演得像假的,这中关系,就仿佛女子越剧的小生突然要演王老虎抢亲的周文宾,“他”本是女的,却演男的,又不得不以男儿之身,去演一个女的……也好比祝英台,女扮男装地与山伯同窗共读,老外们却一直要问那为何梁山伯也是女的一样的道理……这使人哭笑不得,却也使人从心底里去叹。

《公孙子都》里的所有武打动作以及那些小兵的战场连翻动作,设计的格局完全突破了以往舞台表演的直线型连翻。却穿插了许多加花动作,它有了组翻,互翻,越物跨翻,越人腾翻,等等,每一个翻腾动作都不是独立,都和其他人物结合起来,成了兵戈铁马的激烈战场形态,而这些高难度动作又连成一体,毫无纰漏,因此,直可用“行云流水”一词形容。虽然演员人手不够,借用了浙婺的一些“小兵”,但这台戏的魅力还是十分吸引人的。

对于戏曲中最重要的唱腔,林为林主演的公孙子都美则美矣,然而嗓音条件不好。也是身段出彩。程伟兵演的祭足大夫嗓音条件是浙江昆剧团算一等的,然而却怎么都像昆歌,少了点昆曲的味道。本来张志红演颖姝好好的,身段扮相嗓音都一流,结果,昆曲一时凋落,张志红嗓音条件也渐渐被“烟火”磨灭,徐延芬担纲主演后,却一直压不住台,嗓音一直未打开,直到最后跳台自尽,还有些奔放不自如。上海昆剧院请来的友情出演郑庄公的吴双么,的确是上海特色,嗓音洪亮,演出也精彩,然而,怎么看都是像话剧式的表演,就是有些“过”了。还是觉得先前的俞志青好。其余唱腔不多的,也不来一一尽诉。

《公孙子都》是无奈的,也是必然的。这世上,委曲求全的人或事,本已太多。

世人一味的知晓,昆曲之雅,在于那些花前月下,才子佳人的突破封建牢笼的演绎。而往往忽略了其“雅”的本质。我是素来认作昆曲之雅,在于其戏本词句的精妙,演员唱腔的控制,以及身段的把握,昆曲无论哪个组成部分都是点到为止的,但一切从容,所以才觉得精,觉得美。

自《十五贯》救活了昆曲以来,六大昆剧团拔地而起,当时号称八百壮士在从事着昆曲工作。而如今,一下凋零。传字辈老前辈们培养出张继青,汪世瑜等世字辈优秀演员之后,一直未有大突破。直到现在,很多人依旧缠绵在张继青那“神仙姐姐”的姿态上,杜丽娘依旧要看她演的老碟片。因而,浙江昆剧团也是极不容易的,一直在老戏本的道路上循规蹈矩地前进着,虽有《西园记》这样的专有好本子垫,但依旧在昆曲发扬上力不从心。因此,《公孙子都》的出现,也是力挽狂澜之举。就好比前岁,青春版《牡丹亭》的演绎,虽有骂声一片,但好歹,也算是将昆曲恶狠狠地推广了一把。及到后来的《1699•桃花扇》传承版,始终觉得昆曲悲矣,哀矣,看到稍出彩的段落,往往不是大声叫好,而是热泪盈眶。偶然一次打开久违的电视,居然恰好看到央视11套在放石小梅的新排的那版《桃花扇》,看到特写镜头上,年近六十的石小梅上了白粉的双手,握着血色桃花的扇子,依旧潇洒地唱演,那手背的根根明显的筋脉,不是苍老,不是丑陋,而是生动,是流畅……早忽略了剧情,刹那间,眼前一片朦胧。或许,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石小梅的,昆曲女小生本就是个不叫好的角色,但是,容不得多虑,那时已将自己的所有神经绷住,而紧抓住台上每一个字句,每一个动作……

如今,浙江昆剧团联合其他昆剧团,在北京巡回演出又一个新版本的《牡丹亭》,可以称作是厅堂版,它恢复了600年来,昆曲那“家班”的演出模式,在古旧的皇家粮仓内,没有麦克风,没有扬声器,一切都是彻底的唱,奏,演。小小的规模,精致的演出。几个年轻辈演员还在那里努力着,前进着……想到了曾杰,这个年纪小小的小生演员,第一次见到他时,瘦削身材且看似时尚的他使我迷惑。——差不多年龄的他,为何会掉入昆曲的深渊,而无法拔身?等到自己也跌入昆曲这个深坑,才明白过来。是的,昆曲,就这样的把人牵绊了……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叹息着,道一声:昆曲,一路走好。或许,祭足大夫以及颖考叔对子都声声念叨的句话,也是对着昆曲说的吧。日后,小心保重。

越剧《陈三两》

演出剧目:《陈三两》
演出剧种:越剧
演出团队:杭州越剧院
剧本原著:《花中君子》
全剧导演:展敏
主要演员:周妤俊、裘婷羽、孙旻婕
演出地点:红星剧院
演出时间:2008年10月11日19:15-21:25
推荐指数:*****

陈三两:富春院的个案 勾栏里的奇葩

才女就是才女,身在青楼,心自高洁,尽管陈三两不如苏小小有名,但陈三两的高尚气节绝不在苏小小之下,可算得是伟岸型的才女,好生不易。

陈三两的故事是有些悲凉的,但陈女士身上又表示出一种正义凛然的气质,超越金钱与人情,亲情靠不住!靠的根本不是亲情嘛?苍白的正义!是正义又怎么会是无力哩?全剧结尾的那个高度令我景仰,最后那首颂歌也令我澎湃,女人就该兰质惠蕊,女人就该坚贞挺拔,就如舒婷的橡树形象,女人绝不仅仅是蔷薇与凌霄,就如圣女贞德的故事,为父为弟为陌生人。

这样的剧其实给越剧注入了一种新的力量,且柔且软的越剧过多的惹人怜爱或悲悯,缺乏一种阳光与刚健,今天的越剧似乎让人看到了一些新意,就有杭城西湖时代走向钱江时代的那种大气。

一直对古代的青楼满含情谊,尤其是艺妓的部分,好生生的不离不弃,若离若即,那就一个字:美。艺和妓的融合一改“美女无才,才女很丑”的伤心局面,因为艺妓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她/他们就藏在青楼柳巷间。

三两女生的名字来源于富春院“作文一篇,三两白银,作诗一首,白银三两”的“典故”,名字固然浅显易懂,我倒觉得,叫“二百”更为有意义,从孝女李素萍二百两的卖身契到李凤鸣知州二百两的受贿额,二百都是剧中的一个关键数据,如果说“三两”寓意其有才,那么“二百”更突显其有义,全剧的主旨在“义”,“才”是另外一条线索。

最后P.S.一句,三位女主角的真名“妤俊”、“婷羽”、“ 旻婕”文气十足,只是离得较远,不知三位貌美如何?

一个人走my way


演出剧目:《玩偶家族》
演出剧种:日本音乐形体剧
剧本原著:寺山修司
全剧导演:流川儿祥
演出地点:红星剧院
演出时间:2008年9月27日19:30-20:45
推荐指数:****

一个人走my way

看戏是人生的大事。

每次看完一场演出都会觉得戏里的故事很真实,而现实中的人事恍恍惚惚,慢慢地现实中,我也变成了别人眼前较为虚伪的一种存在,我倒觉得这评价对我不坏,真真假假嘛,分得清分不清,自己知道,福田首相的话是:我能客观评价自己,我可不像你!

今晚的剧目叫《玩偶家族》,日本的音乐形体剧,导演,流川儿祥,剧本,寺山修司(剧作家、诗人,被称为“语言的炼金术士”,“鬼才导演”,不知道是不是有才华的都叫鬼才,我喜爱的湖南老乡黄永玉也被国人称为“鬼才”,听起来既惊人又吓人的),从感性的角度我认为这戏就是一种“变态”(改变常态),从理性的角度我觉得可以几方面来表达一下观感。

花钱买思考:很累

听说是剧本大师的代表作,全亚洲风行,怎么办?看看喽,不能让自己太落后,结果发现看了之后还是落后,因为完全跟不上舞台上的形体变幻,尽管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言语,从头到尾除了为鬼异的音乐提心吊胆外,还得为斑驳的剧集捏一把汗,幸好,我练过内功,曾经努力养过我的浩然之气,也兼修过佛传宽容之道,所以对光怪陆离、稀奇古怪也很坦然,不过实在很累,我迷失在其破碎的字眼里:诗人、疯子、医生、玩偶、少女、妓女、黑夜,习惯了无厘头思索的我似乎更愿意听到一些逻辑性强,或者就是轻松一类更好。

被迫玩疯狂:受罪

对于真正的疯子,我是值理解态度的,就像看残奥会一样,感受两个奥运同样精彩,但突然之间,莫名其妙的被德克医生给扰了,因为不明谁是疯子,于是一堆人开始疯疯癫癫,像是传染病,又像是虚伪狂,一个人引发一家人,一家人影响整个剧场,全场120分钟,台下居然鸦雀无声,除了一小毛小孩偶尔笑几声,剧场内观众像是在做集体的忏悔,这氛围令我感到惧怕,我接受疯子,但我不喜欢疯子,无论剧本传递着多么深刻,多么友善,多好美好的旨意,但这样的形式,令我受煎熬,令我活受罪。

精神分裂:很痛苦

我是有些精神分裂症的,今天我得到一个启示,想要治好精神分裂,可以来一场更大程度的精神分裂,这样便有以毒攻毒,果然,出剧院后,我心情愉悦很多,思维异常清晰,可是,那挣扎、扭曲的过程是多么痛苦呀,就是口里清新的绿箭逐渐变作僵硬,欲吐又找不到垃圾筒,这也是考验一个人的承受与忍耐能力的一出实验与先锋剧,我做到了,我看完了全场,且中途没有吐过一次,但毕竟过程充满了艰辛,我容易嘛我?

习惯了越剧的婀娜,昆曲的咏叹,京剧的铿锵,带着如标题“一个人走my way(一个走自己的路)”一般复杂情感,看到日本的能乐、歌舞伎、和铜锣、日本鼓演到了这一出,我终于承认我落后了七百年。

附1:寺山修司简介
出生在于1935年青森县。原、天井栈敷剧团代表。歌人、诗人、剧作家、电影导演。
早稻田大学教育部中途退学。在学当中就开始作为前卫歌人被注目,在1967年创立演戏实验室、天井栈敷。担任剧作家以及导演展开前卫戏剧活动。向年轻人呼唤的《离家的推荐》吸引了很多离家的年轻人,同时也引起了社会的反驳。作为赛马拳击的解说员也很出色。
主要舞台作品有街头戏《敲门》《盲人书简》《疫病流行记》《奴婢训》等作品。电影作品《仿下来书而上街吧》《死在田园》等。1983年5月4日去世。1997年在三泽市开了寺山修司纪念馆。

附2:流山儿祥简介
出生在于1947年熊本县。流山儿事务所的代表。导演、演员。日本导演协会理事长。
日本剧团协议会理事。中途退学青山学院大学经济部。经过状况剧场和早稻田小剧场,在1970年创立“演戏团”(1990年解散)作为第二次小剧场时代的领队一直不断地奔跑30多年,1984年创立指望小剧场的横段活动的演出制作公司“流山儿事务所”《Last Asia》《青胡子公的城堡》《寺山氏》《幕末2001》等制作了很多话题作品。作为演员在电影方面,电视,舞台方面都有很奇异出色的表演。

时间锻造《西园记》 “青春版”是个陷阱

时间锻造《西园记》 “青春版”是个陷阱

有了比较的听了两场两个版本的《西园记》,遗憾的是未能听到李公律的版本,不过已是相当满足了。

浙昆的保留剧目《西园记》这次露面还是有些份量,因受白先勇先生青春版的影响,自然对同年龄的昆曲演员产生的艳羡,距离因此接近不少,且有强烈的愿意要一睹同龄人的所做所为和所处的高度。因为是带着前日听陶铁斧版的《西园记》体验,所以对今天晚辈小女生毛文霞的表演更加挑剔,应该说从一出场,毛文霞在气质和功底上,便输给陶铁斧一截(请小毛原谅我的直白),但毛文霞的演出也并非一无是处,造型的柔秀,声音的甜美,青春的气息自然不在老陶之下,但我们已不仅仅满足于俊俏与秀美的阶段,毛文霞按部就班,一五一十的进程稍微显得有些稚嫩,当然,毛文霞在这个年龄阶段能有如此美丽的表演与不虚的功底实属难得。

要说《西园记》的成功,我觉得剧本是个很大的亮色,从全剧离奇的《坠花》悬疑开始,自然而然的有了《讣惊》的曲折,而在《夜祭》一场更是达到全剧的高潮,最后有《惊婚》的释疑,剧本以一“惊”一“喜”的内在逻辑虚构出一部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爱情轻喜剧,当然其喜剧效果还主要体现出主人公“张继华”的文弱特质上。

从听觉效果来看,苏州特有的方言“吴侬软语”,就像金庸小说里的化骨绵掌一般让人折服,越是软语的纯正细腻,越是韵味十足,稍显不足的今晚的主人公带着普通话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难过,也苏州话并不是那么容易把握。

青春版其实听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未必能深入人心,所以汪世瑜老师不轻易谈青春版,我觉得这是他很认真,很真诚的在对待昆曲。

汪导陶版《西园记》


演出剧目:《西园记》
演出剧种:昆曲
演出单位:浙江昆剧团
剧本原著:吴炳(明)
全剧导演:汪世瑜
主要演员:陶铁斧、张志红
演出地点:杭州剧院
演出时间:2008年8月28日19:15-21:35
推荐指数:*****

汪导陶版《西园记》(50年代)

小绪

9个小时青春版《牡丹亭》碟片,偷偷地一个人在家看了又看,好生满足,为俊俏面容、为精致服饰、为优柔舞美、为动情咏叹,用惊艳来描述昆曲其实不太准确,宁可是孤高自赏、曲高和寡的雅致情浓,无奈最终这份情致难以应对世俗的眼光,从而选择了大众与普及。

两个人听一个人的戏

第一次在剧场感受昆剧,第一次两个人一块聆听昆剧,一个人听戏和两个人听戏还是有些不一样,现在这两种体验我都有过了,感谢这位应约听戏的女孩,尽管我们是第一次听陶铁斧,尽管我们是第一次听昆曲,私下里问问自己是不是附庸风雅,实在是为那熟悉的西湖、武林和净寺,以及最新认识的杭州郊外的西园,杭州的多情故事轮番上演,叫人怎不生陶醉。

与对城的真爱,对戏的热爱,与对人的挚爱,三者融为一体,戏说生活,真实生活也是戏里的一部分,这是一种何其曼妙的感觉,来生还要选择好好听戏。

一个园里三个人的事

羞桃辟杏踞春开,亲自佳人手折来。春色满园关不住,痴男情女述心怀。一西园,一支梅便开启整个故事的阴错阳差,吴炳的高明之处在于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巧设机关,张继华痴情于赵玉英,王玉真多情于张继华,最终因了赵玉英的死,上演出张、王人鬼般的奇异之恋。

这是一出典型的文戏,才子张继华不脱书生的傻气和稚气,佳人王玉真也免不了些许怨气,这种情绪实际是暗含了封建时代包办婚姻、不能自由的思想束缚,因此,现代人都能很明显地看出其间的局限,以唱腔而言,陶铁斧的清亮与张志红的娇润各显特色,我更喜娇润风格,以结构而言,全剧节奏紧凑有序,但交代似有不详,衔接略缺自然,三小时的全剧缩排成两小时,本也是一种割爱。

感悟

1962年潘天寿《夜观〈西园记〉有感》诗云:一角红楼艳系春,仙姿绿萼想前身,张郎误解春消息,不识春迎是替人。良缘天遣堕琼枝,自是芳菲绝世姿,莫再疑真复疑假,真真假假不曾知。真真道出了文人的多情与情真的特质,但我略感不足的是文人沉浸于情感世界显得既可爱,又可恨,恨其既做了文人,何不做名文士,于情于理,出世入世,辨真析假,皆能自如,才是当今为文为人的真气质——做有胆的文人,做有作为的文人。

期待

明晚有汪导李公律版《西园记》(60年代),后天晚上有汪导毛文霞版《西园记》(90后),带着比较听戏,听不同时代的《西园记》解读,不愧是一种享受,希望能一场不落。

附:《西园记》剧情
注:为向汤显祖致敬,故有吴炳《西园记》面世,人鬼恋情带着深深《牡丹亭》的烙印。
武林赵礼。字子约。别号陶斋。尝宦观察使。年未五十。乞假林居。卜筑西山僻处。名曰西园。夫人梁氏。子惟权。字于度。女玉英。许字王锦衣之子伯宁。礼友王孝廉号简庵。遗女玉眞。托礼择配。居在西园门首。英、眞二女。相爱不啻如姊妹。而伯宁与惟权同读书。呆蠢无赖。朋寮斥为白丁。玉英颇知之。悒悒多恙。时邀玉眞谈笑。以遣闷怀。玉眞辄由西园入。襄阳张继华。字绣林。名驰吴越间。惟权与相慕。武林名士夏玉。字韫卿。则继华友也。继华游学杭州。与玉同居净慈寺。一日。继华闲游至西园。抵红楼下。倦卧花茵。玉眞在楼上。偶折梅花一枝。失手坠继华头。继华惊醒。玉眞婢翠云寻花至其处。继华仰窥玉眞。遂以花还翠云。欲其通姓名于玉眞。玉眞谓出男子手。不宜接受。仍使翠云还之。翠云则邀继华揖已。曰。此吾小姐所还赠也。继华大喜。立缀诗一绝云。羞桃辟杏踞春开。亲自佳人手折来。草短花深眠竹稳。暗香飞送梦惊回。嘱翠云口诵于其主。顷之。玉英至楼上。见其下有人。欲卷帘遽止。继华未见其面。以为折梅者爱己而复来也。手擎花枝。朗诵所吟之句。玉英以为风狂。径去不顾。继华归寓。述于夏玉。玉曰。园主赵观察有女玉英。共传其才美。所遇者必是。明日继华复访西园。适与礼遇。礼令子惟权出见。邀继华馆于家。与惟权伯宁同硏席。时玉英已病。延请师巫。继华误认为折梅者。以为缘己而病。心甚忧切。及见翠云从外入。姑试询之。则曰。无病。问其主是玉英乎。翠云行急。遥应曰。是玉眞也。英眞音近。继华谓眞果病矣。无几何。玉英竟死。继华适访玉。未之知。抵园中。又与玉眞遇。盖玉眞欲唁赵母也。继华谓玉英已愈。遮而欲与言。玉眞不能入。走出园外。还其家。继华方讶之。问馆童。云玉英已死。继华谓玉英死而魂出外。所见者鬼也。奔还净慈。与夏玉谋。约惟权同赴京会试。三人并登第。惟权旋里。复约继华主其家。继华畏鬼。不敢居园中。请居别院。而是时玉眞已过房为赵女。惟权乃以玉眞之居。为继华舍馆焉。玉英之亡也。玉伯宁知赵抚玉眞。恳夏玉为媒。惟权以为不可。反嘱玉与继华议婚。继华之来。知玉英亡。不知有玉眞在也。灯月之上。时时呼玉英。玉英感其意。为幽媾。虞其畏己为鬼。乃嫁名于玉眞。与订婚约。及玉为玉眞议婚。继华坚拒不可。玉英知之。力劝继华从赵命。婚夕。见玉眞。继华惊骇。以为有鬼。盖犹误认为玉英也。玉眞与婢翠云。历叙前后踪迹。始知非鬼。犹不悟嫁名者为何人。玉英知冥缘已尽。乃以实吿继华。于是白之礼夫妇。为玉英延净慈大智禅师。建水陆道场。拜梁皇大忏。结坛施焰。追荐玉英。得生天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