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字定律

“若”字定律

又到整理自己作品的时间,这几年陆陆续续的用了些笔名,断断续续的出了些集子,但依然难遣心中的快意。

由小学课本许地山《落花生》一文演生而来的“若花生”一名一直伴随着的作品降生,且用了一句极其平淡的广告语:因为生长在土里,所以热爱这土地。花生与土地的关系,也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就是我与社会的关系。

后来又专门做了一个文载主页(www.rooufer.cn),取名“若花生一个人”,是为了表明一种独立姿态也自在的意愿,旨在为自己作文,对自己负责,至于说明语:一天一天 成长 一天一点 痕迹 一个人的纪录 一个人 记录,更是把个人的情绪表现得透彻。

活跃于网上的网名也是五花八门,什么若即若离,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尽显含糊与暧昧,而自作品《82路,早上8点》、《色。颜色》之后,又推出了自传系列作品集《若,有所思》、《若,有所失》、《若,有所得》、《若,无其事》,《大智若余》,洋洋洒洒,却终还是做不到痛快淋漓,所幸的是,生命的体验在加深,书写的主题也逐渐明朗,保持关注,保持警觉,能面对就不回避,能参与就不拒绝,能丛中笑就不旁边笑。

世界太过于美好,生活太过于丰富,一会便眼里噙着泪水,一会便嘴角带着微笑,看过宇宙的壮观,然后明察人类的渺小,我突然发现: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的震撼力,当我遵从温家宝总理的教诲“仰望星空”的时候,更多人把行动放在了另一星球,我有时候会有一点点悲伤,文学已死还是文学有限的困惑,可能正是我心胸不能豁达,内心不能畅快的真正原因吧。

“若”字定律有什么用?谁能告诉我。

演出马上开始了……

演出就这样开始了

从若花生到若花生一个人,若即若离到若隐若现,从rooufer到R。

一直想有个自己的代名词。“若花生”这名儿不错,还嫌不够独立,如何用了加长完整版的“若花生一个人”,以表达自己还算独立,还算个人,而在评论它山之石的时候,我就会变着法儿叫“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为了时髦,有时也会用“rooufer”这个不算恰当也不算有名的英文符号,有时为了偷工减料,直接缩短为“R”,细心的人儿,熟悉我的人儿都知道,怎么变都有一个不变的地方,就是当中含有的“若”字,这字差不多与我的生命一样重要,当这字与我发生关系的时候。

演出就这样开始了

从Blogcn到Blogspot,从126到rooufer.cn。

有了名字,还得有个家呀,朋友很用心,忙里偷闲找到了这个美丽方便的博客网页,很喜欢这里,也表达了不大满意的地方,从此,不大担心屋里停电漏雨,莫名遭警察搜房的危险,于是我安心的住下来,写点,说点,看点,读点,享受点,若花生一个人:一天一天 成长 一天一点 痕迹 一个人的纪录 一个人记录。在这里,我也放肆,也放纵;在这里,我也用心,也用力;在这里,我做自己,做男人;在这里,不委屈自己,也不牵就他人,在这里,我开始我的演出。

贴段小歌词:
《我演的是我》
词:许常德 唱:中国娃娃
看着你我只能哭泣 / 这出戏没给我对白 / 抱着你 我只能失去 / 连演技都用真心 / 导演给我三集的戏份 / 最后一幕要心碎离去 / 看着我 我演的是我 / 搭配的角色我用力寄托 / 抱着我 我演的是我 / 爱你的结果 / 不住地颤抖

外加《我演的是我》Flash,以示演出开始……

http://dv.ouou.com/v/e399e62dd93ba

我的短暂旅馆

我的短暂旅馆

当你我目睹这些文字的时候,意味着我又搬了新家,曾经一度的徘徊,在哪安身,BLOGGER一直被封锁着,BLOGCN更是幼稚园的事情了,新生来得没有些征兆,但一直在积蓄着,同学在努力地挤时间为我做个人网页,我先在这几天把方案给他,让他能有个轮廓,其实这些都是多余,因为他是熟悉我的,考虑得甚至比我更周更全,关于这玩意,他内行,我外行。

说起内外行,我倒觉得自己啥也不内行,却啥都外行,这让我苦恼了好些日子,莫名的愁绪会涌上心头,人也变得更为萧条、惆怅、伤感和忧郁。

喜欢拼凑这么些词为自己白描:为何你的眼里总是噙着泪水,为何你的嘴角总是挂满忧伤,莫名其妙的心碎,无可救药的多愁。这就是我,一个人的台词,一个人的演出,最后,一个人纪录,感动一个人,他也是我。

希望那成样不成样的www.rooufer.cn(或www.r-vision.cn)上能有点乐趣。

好久不见,R 归来!

好久不见,R 归来!
文/若花生(rooufer)2007.08.21

没有写字好久一段时光,没有说话好长一段时间,是憋着了么?是积蓄着么?

因为近来在新效力的公司耗着时间,暂时忘却了还有这里一片栖息休憩地,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用力,但时时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好在主管真的是很令我信服,信服的是她的那份认真与善意,就这知遇之情,我也是甚为感激的,如果把这解释成缘份的话,那也是上辈子定格了的。

常常弄不明白自己,也常常问自己这样那样的问题,并且这些问题总算那么的相似,而又没有答案,一直想看一些书,也没有静下心来的愉悦与底气,喜欢独处的我终于面临上班一堆人,下班一堆人,连睡觉这么私密的场景,也必须面临一堆人,我也努力尝试过一种集体的生活,但很累,很不随心,很不如愿,很不令自己自由自在,也许这是我时刻保持距离的缘故吧,我坚信“距离”是那么的美,一旦接近,便化为乌有,极为痛惜。

朋友们,这次确实好久不见了,我会把一些文字放在http://blog.163.com/rooufer820@126/,当做我短暂的旅馆,因为与126是很有感情的,BLOGGER一直被封锁着,BLOGCN更是幼稚园的事情了,我无法释怀我的博客情结,在朋友的努力下,我将申请到我自己的域名“www.rooufer.cn”(或“www.r-vision.cn”),很快,也会有我的个人资料库,那里的分类很简单:看到、听到、读到、写到……,而我的域名你会看到叫“若飞视觉”(或“若花生一个人”),而我使用的名字“若花生”(或“若即若离”),你也会觉得与我人很相近。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懂坚持的人,但我在一些坚持的事情,有人说是执著,有人说是倔强,不管怎样,我确确实实是在这样子做,这样子走,我义无返顾,我风雨无阻。

好久不见,R 归来!

亲爱的我熟悉不熟悉,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们,我们保持距离好嘛!不那么近,又不那么远,像舞台上的表演者,他们永远都那么的吸引你,而你永远也触摸不到他。
      
R  

本文原载:若花生乖乖QQ空间
发表时间:2007年8月21日 10时31分36秒        
本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51847775/blog/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