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条之舞”陈振濂书展


展览主题:《LineDance线条之舞——陈振濂书法大展》
开幕时间:2009年05月22日14:00
展览时间:2009年05月22日-27日
展览地点:博艺美术馆
展厅地址:杭州市小河路458号西岸国际艺术区13#楼
主办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文化厅、中国美术学院、浙江大学、西泠印社、浙江省书法家协会
协办单位:中共拱墅区委区政府、杭州市运河综合治理保护委员会、浙江省艺术品经营行业协会、浙江紫蝶名家经贸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浙江博艺网络文化有限公司、杭州西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友情支持:杭州银泰购物中心有限公司

陈振濂书展观感

花絮:第一次听说且认识陈振濂是在2006年的浙江图书馆,由其主讲《江南士大夫》,后来在大大小小的一些杭州书展及书画活动上见到其身影,整体印象属于才俊型,符合我的审美——清秀、文雅、书生气。

事实上,最近一次见到陈先生,胖了,肥了,可能与其工作性质有关,可能与年龄有关,主题不是论,而是说字,说书。

魏晋风遗、汉宋文质

有人评论陈之书法为才情书法,学者书法,文人书法,这是一种委婉的说法,言下之意是离真正意义上的叫人心悦诚服的程度还有一定距离。其实这样的评价对于陈先生应该是好也是激励,一方面对其现有成就的肯定,一方面含有对其更高境地提升的期盼。

无论如何评说或定论,我觉得书法都是一件很个人的事,而个人一定会有个人的特质与情结,而陈先生内心的魏晋风流汉宋倜傥无不反应在其笔画当中,中国文人气质最盛的朝代是魏晋与汉宋——汉字的拙趣(汉简、章草)——魏晋的风流(三曹、七贤)——宋书的潇洒(宋词、宋曲),真要把中国文人的情致发挥到淋漓尽致,也把相应有文艺推向巅峰。

陈先生骨子里的这种风情应该是远在其书印之上,这便是文人才情,文人书印的最大魅力。

著书立说、且论且行

陈先生以书画印理论上的成就奠定了其在书坛的一席之地,也相应为其创作上的成功奠定了各种可能,至于其学院派书法创作,魏碑艺术化运动等等学说姑且不论优劣,试问,在当代,还能有几人在为书法理论上的探索与挖掘在呐喊,在用力,更多的只是书匠题词,更多的只是泛泛论坛。书法的倡导,书法在当代的继承与创新,都是极待推动的问题,陈先生一己之力,一己之行,应该给了我们很多的感动。

时代的不同,理论变得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山水怡情,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执笔为文,以体悟古仁人之心来进入今文人之境,是对古人的最大尊重,也是对书法的最大敬重。写不出完美的书法作品,至少能从优美的书法作品中领略到点什么,这样来看,理论,尤其是解构书法的理论,欣赏书法的理论,显得尤为重要。

有了理论的初步支撑,再来创作,无疑书法便变成了一种更深的体悟,变成了一种享受。

书法物语:说给自己一个人听

当代书法与古代书法的最大不同是习惯的问题,古人没有圆珠宝,水性笔,钢笔,铅笔,更加没有键盘,所以涉及言论及交流的部分都要用到毛笔,于是书法成了一种必然,一种自觉,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古人书法高手大可不必为书法理论家,手到擒来,自然而然的事,但古人书法高手首先是一名文人,如果是顶级文人那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书法名家。

当代书法无法与古人书法想媲美的一点,是在时间上,我们花更少的时间在习字,而是花更多的时间在所谓的“方法”,以及各种各样的捷径与速成上,现在稍有成就的书法教育名家,提供了很多书法爱好者入门的途径,对于这样一种现象,不坏但也未必如我们的初衷一般美好。

先不论当代书法的如何龃龉,毕竟优质书法,以及那些优美书法的感觉已经一去不复返,这不是一个书法悲观主义者的论调,而只是一名书法爱好者的情殇。

尾声:看着稍显发福的陈振濂先生缓缓离开西岸博艺,浑然陷入了一种孤寂落寞的淡淡忧伤,为这片无可奈何的惆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