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士大夫

有关“旧”

“旧”,在R看来,是一种情结,我是一个怀旧的人,但我不同意说,怀旧是一种不思进取。

写关于旧,是因为昨天的讲座,我想起了两位老师:一位是余秋雨先生,还有一位是陈振濂先生,同样我想起了两堂课:一堂是《通往人文路上的几个误区》,一堂是《江南士大夫文化与西泠印社》。我终于找到机会把两者放到了一起。

一般的观点:卫视超女是一种新的体现,江南士大夫是一种旧的代表。秋雨先生评论超女说:“超女代表一种流行文化,我们不要过多的抱怨,让其自由自然发展,社 会的快速更递中,旧的文化会成为历史,人们会自然选择一种新的方式。”振濂先生评论江南士大夫说:“我们要有勇气肯定旧式的闪光人物,这是一种文化自信的 表现,浙江应该重新开始这种文化自信。”这看似矛盾的一对,我觉得两者却都讲得很真切,很好。这里有一些界定,什么是“新”,什么是“旧”,什么又是“新 替代旧”。我概括的来说就是:新旧不以时间点来划分,而是以时间段来确定,生命力强的便是“新”,生命力短的便是“旧”,那么什么来判定生命力的长短,时 间,自然是时间。

R开始微微明白,为什么我会有很强烈的“老”的感觉,因为我生在新社会,却活在旧世界里,这便是我的苦恼,其实没有新旧之分,只有长远与短促之别,就像经典与时尚,一个时间点的时尚,时间长了便知道是不是经典了。

引用李敖的话来总结“新”与“旧”的问题吧:现代人以为我们很现代,其实是传统,古人虽然生活在过去,其实思想却很新,很现代。

附:江南士大夫的四大人格特质
1、坚持而不张扬(厚积薄发);2、自省多于外察(反求诸己);
3、不愿随波逐流(以柔克刚);4、和谐并且谦虚(平和亲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