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新能源汽车之红黄蓝

“行走高明”系列之一/高明新能源汽车之红黄蓝

新能源汽车在中国也就最近三两年热议,从2009年6月国家第一批新能源汽车试点城市公布到现在,陆续推出三批,共计25个城市(第一批13个:北京、上海、重庆、长春、大连、杭州、济南、武汉、深圳、合肥、长沙、昆明、南昌;第二批7个:天津、海口、郑州、厦门、苏州、唐山、广州;第三批5个:沈阳、呼和浩特、成都、南通、襄阳),作为饶有看点与备受期待的试点城市,尤其是在纯电动汽车产业践行中如火如荼的深圳、杭州、合肥、北京等城市,更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城市。曾几何时,高明这座快被西江遗忘的佛山边陲,尽管未被列出试点城市,却与新能源汽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某些核心环节有着国内国际的领先优势,令人刮目,笔者有幸身处其间,据近来观察体验,为文《高明新能源汽车之红黄蓝》兼作“行走高明”系列第一篇。

红象征火热与希望。

全国唱红新能源汽车行业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国家战略推出到各项政策、资金、技术、人才与资源的跟进投入,从大小媒体的目光齐聚到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的遍地开花,誓有将新能源进行到底的态势。

以深圳为例。目前,深圳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3035辆(其中,1771辆混动公交车、253辆纯电动大巴、26辆纯电动中巴、62辆燃料电池公交车、300辆纯电动出租车、其余为各类农用与功能车,私家纯电动汽车没有统计数目,有可能为零),居全国之最,3月中上旬“两会”期间,深圳市市长许勤更画饼说:“十二五”末期(2015年前),深圳50%以上的公交车为纯电动新能源公交车,这个比例,即使按照2011年6月统计的14000辆深圳上路公交车换算,也将达到7000辆,相对于目前的279辆纯电动公交车,这是一个相当唬人的数字。

高明,作为一个地域相对偏陲,环境绝对优美,而传统污染型工业较多的城市,在城市升级与企业转型过程中找到了“新能源与新能源汽车”这条路,近两年,陆地方舟、德方纳米、佛照国轩相继落户高明,据粗步统计,迄今为止,高明已有8家使用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基本涵盖了整车制造、动力电池系统、动力转向器及配件、精密轻合金部件等产研全产业链环节。高明亦于去年8月成为广东省首个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综合示范区,并于去年年底进入广东省首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名单(全省首批23个),正应了笔者之前的观点:高明一小步,佛山(大广州)一大步。事实上,高明起步慢、起点低,因此用心打造高明,容易出成绩,试想,由60分到80分,与由80分到90分,成效与难易程度显而易见,这也再一次印证了区域平衡发展的重要性,大到一国一省,小到一市一区,莫不如此,这也是为什么笔者大声疾呼高明“一街三镇”的政府责任制,明确具体责任人,计划与措施,并接受民众的监督与区域之间的良性比拼,切忌落下“高明除了荷城无它”的短板,也不应侥幸“高明还有一个西江新城”的话柄。

回到高明新能源汽车领域,据《高明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综合示范实施方案(2012-2013)》要求,今明两年将投放新能源汽车437辆,充换电站3座,充电桩柱柜860个,维修服务点2家,今年内投放272辆(其中50辆为纯电动出租车、222辆为各类农用车、功能车与家用车),下周50辆即将投放,但具体是哪类纯电动车未提及。姑且为“高明第一代”(佛山第一代)这珍贵的一小步叫好。

至此,高明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布局与深耕还是给笔者无尽信心与希望。

黄寓意瓶颈与挑战。

尽管诸多利好新闻与正面行动,但不要忘了这只是蓝图,回到现实层面,理性地看待新能源汽车行业以及高明新能源汽车发展,瓶颈随处即是,手段捉襟见肘,市场脆弱不堪。

“两会”之后,行业政策有所明朗,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的概念与技术路径得以清晰(PHEV插电式混动、BEV/EV纯电动、EREV增程式电动、FCEV燃料电池动力汽车即为新能源汽车,HEV非插电式混动为节能汽车),杨裕生院士的“3+1工程”论直指产业核心,即节能汽车的启停式技术转型,新能源汽车的轻小低速型电动车,到增程式大众电动车,再到下一代纯电动或其它能源汽车三部曲。高明新能源汽车近两年的试点定位着力于第一阶段轻小型低速纯电动汽车。

现实推动方面困难重重。

政府层面。试点城市与非试点城市之间的较量,新旧换届政府的利益考量等等主观因素极大决定产业推进的纵深,上牌补贴减税免费政策的制定推行标准不一。

企业层面。转行企业居多,专业、专家型企业凤毛麟角,科研技术含量存疑,行业投机与泡沫成分较大。业内技术指标与行业标准不统一,资源浪费现象严重。再者,众多企业分散作业,不利于行业交流与产业整合。

市场层面。安全与稳定性能否切实得到保障,价格居高不下令消费者望而却步,消费者消费观念、环保意识与生活习惯的培育转变需要时间,另外,充换电基站、续航里程、快充技术、电池使用寿命、整车维修保养、二次维护权责与费用等等因素对消费者也极为敏感。

尽管新能源汽车有着节能、环保、省钱多方面的优势,但其行业还是属于高污染产业,回收再循环利用也是一个大课题,另外,新能源汽车作为一种改进型交通工具,作为一种消费品,其固有的基本商品属性无法改善交通拥挤等根本性的城市问题,因此,新能源汽车不会是一时半会的事。可以乐观,未免理想。

高明新能源汽车产业只能说是刚刚起步,处于初创阶段,其有限(尽管利润可能丰厚)的“市政模式”离市场有一定的距离,准确地说市场还远未形成,高明新能源汽车要走的最重要一步就是不要脱离市场走人为导向,真正回归到消费者,用过硬的技术,让坚挺的产品在市场中自己说话,赢利青睐与尊重。

蓝暗含忧虑与冷静。

很显然,高明新能源汽车产业路漫漫,毕竟作为红海中的蓝海,谁能率先取得进展,都将获得艳羡的目光,这些虚浮的光环背后,高明要保持清醒、冷静与理性,知足地面对这一切,真正掌握核心科技以及产业链的整合能力才是至胜的关键,否则极有可能成为市场切入与成熟期的嫁衣裳。

为此,高明需长远规划新能源汽车产业,亦步亦趋实践“3+1工程”,跨越式发展玩不起也伤不起,我觉得可以尝试建立高明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改变当前各自生产与经营的单兵现状,将新能源汽车的每一个环节纳入到产业发展的整体规划中来,从原材料测试到整车下线,从科研、生产到展厅、试驾体验,从市场调研、营销策划到售后服务、技术咨询的一站式呈现,实现全产业链单项突破与整体提升。这个理想能否实现,需要魅力与实力作保障,经受资金与智慧的双层考验。

从笔者前段时间短暂接触到富湾一家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的情况来看,高明新能源汽车产业之路任重而道远,其经营与发展明显受制于政府与政策,滞后于市场机会与期待太多,并没有真正理解市场与走向市场,是为忧虑。

新能源与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囊括的环节过多,涉及的利益方过杂,从政策导向型政府到不同城市管理者,到新能源汽车研、产、销相关企业与机构(中石化/中石油转型、国家电网建设、中国通讯建设、中国交通部门、电池/电机/电控技术、整车制造企业、新材料企业、关键零部件/配件企业、金融机构、调研机构、营销机构等),再到媒体与终端消费者,弱势的下游、强势的上游与强势的第三方博弈序幕才开始。

笔者也曾幻想未来高明“纯电动的智能世界”,继续观察与关注新能源与新能源汽车产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