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旅游”的从无到有

“行走高明”系列之三/“高明旅游”的从无到有

世间是公平的,高明经济的欠发达,客观上成就了高明环境的相对优势,佛山西陲高明坐拥960平方公里(相当于国家万分之一陆地面积)的土地,森林覆盖率高达49.6%,“六山一水三分田”是对高明这座“岭南水乡”的最好地理诠释。

因为爱情(王菲与陈奕迅同名歌曲里唱的那种感觉),笔者误打误撞与高明结缘,定居高明的两年时间里,高明的人文与自然给了我很多慰藉,让我暂时不再为远离杭州而忧伤,并且发愿要在高明这片土地的大小角落留下脚印,于是,西江、灵龟塔、七星岗、观音禅寺、潜龙谷、塘伙生态园……不久,更多踏足。

笔者抱定“旅游是换个时空对生活的体验与自身的认识”的理解,在不完全行走高明的前提下,陆续谈点对高明旅游的初浅接触,愿对高明的旅游产业有益。

目前阶段,高明没有“旅游产业”这个概念,具体来讲“高明旅游”这个品牌与形象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散落在高明各镇街的生态园、农家乐、农庄、农场、俱乐部、纪念馆、保护区、度假区,大小零星棋布,但项目单一,并且呈现一定的同质化,无标志性景点,无4A/5A级景区,鲜有深度开发到位、人文内涵深厚、旅人游客常时间驻留的项目。各镇街在“新农村建设”名义下,半政府半市场兴建起来的自治旅游项目是高明旅游的一大现状。

因此,“高明旅游”的出路在于对高明旅游资源作一次大整合,比如联合知名的旅业集团作整体性开发,以综合性项目带动整个旅游产业的发展,政府开放式的高规格引进,资深旅业集团多元化的高水准开发,以及综合高明上下市民的群体智慧,相信“高明旅游”会有务实的精准切入。“高明旅游”需要这样的大手笔,大气魄,大行动,将“新绿高明”变为现实。据规划,“十二五”期间,拟重点推进的皂幕山旅游风景区打造成为国家4A旅游景区,深步水旅游度假区希望打造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但详细的规划效果与实现路径还没见到。因此很难参与,只能观望。

另外,孤立地看“高明旅游”,没有前途,如果能在旅游开发的过程中,深入到“人与城市”、“人与自然”、“开发与保护”、“旅游与文化”的辩证关系考量,小心翼翼地处理好旅游产业在城市文明化进程中“建设性”与“破坏性”的两面性。旅游产业作为第三产业,涉及到包括吃、穿、住、行、玩、购、用、娱、学等差不多全部人类活动,也囊括了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地理、教育、体育、健康、社会、艺术、文物、生物、自然等众多人文科学领域。旅游(休闲)业的兴盛是一座城市文明与开放的基本标志。

随着未来城市的扩展,社会力量的凝聚,社区生活的成熟,中产阶层(目前中国中产阶层达1.6亿,占总人数的12%,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美国)的壮大,旅游(休闲)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其涵括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比如“旅游+农业”(旅游支持农业)、“旅游+教育”(旅游延伸教育)、“旅游+工业”(旅游应用机械工业)、“旅游+商务”(旅游拓宽企业服务)等等消弥产业间隙的形式越来越多。“高明旅游”作为一种高附加值的服务型产业,对拉动高明城市品质与生活品位的作用显而易见。

市场化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但市场不是等、靠、要,有些需求需要活生生的创造出来,有些市场需要一步步的培育出来。笔者有意考察了西安镇某生态园,发现其经营还处于较初级的阶段,具体表现为:商业化(市场化)运作程度有限、公司化管理欠现代与规范,创新营销远远不够,内外激励措施严重匮乏。

自发式的“村镇农家乐”,市场开发,市场规模,市场运营,市场拓展还没有全面拉开,景园片区没有综合化项目与规模化接待的能力,目前,基本服务的市场领域局限在佛山市内为主,对广州、肇庆、江门等周边城市的辐射还很有限,一方面源自市场化运作能力的限制,所开发的项目,以及配套资源,给予游客的吸引力不足,“农家乐”已不再是什么特色的东西,说难听就是农村生活较不先进生产力的微缩版呈现,经历过农村阶段的城市与城郊都有过体验,用心探索第二次开发,重新发现“农村”,找准“高明旅游”的市场定位,用有人文自然底蕴的高明本土特色与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标志性去处打造“高明旅游”,才是正解,另一方面也受到高明城市形象的影响,因此,“高明旅游”的市场推介还有一个重要的难题就是面临高明整体形象的宣传与推介。

公司化管理方面,依然处在集权的人治时代,比较典型的是强势个体与粗放式管理让公司文化较为封闭,内部员工的激励措施不显著,员工的潜能无法被激发,创造性得不到释放,这样的局面于公于私兼无益。旅游作为一种体验式产业,如果没有运营公司内部开放式的文化与氛围作支撑,很难想象公司的对外推介与市场拓展会有好的效果。考察的结果与笔者设想的旅游产业链上鲜活的员工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再者,创新营销不够。缺乏相对系统营销理念、营销团队、营销渠道、营销手段等整套营销体系,营销模式偏传统,宣传守旧,渠道单一,目标短视,增值(衍生产品)服务较少,每一次的营销活动没有形成好的累积效应。谈营销也许是件奢侈的事,管理者意味讲求业绩,机构设置上就明白营销与销售(业务)等同,所以也就无所谓营销、市场、销售的概念,都是同一个东西。可是要让管理者改变对营销的看法谈何容易,于是,只能呼吁“高明旅游”的推进能更多的引进“懂营销、重创新”的职业经理人,为打开“高明旅游”新局面作试点、作榜样。

从词义上讲,“旅游(Tour)”来源于拉丁语(tornare)和希腊语(tornos),意思是“车床与圆圈,按照圆周轨迹移动”,衍生为旅游是一种往复行程,离开原点又重回起点的活动。也就是笔者认定的“旅游是一种变换了时空的生活体验与自我认知”。回到“旅游的原点”,对于“高明旅游”的思考是否有所启迪呢?我们是否认同旅行社、酒店、餐饮、客运、交通、银行、种植、养殖、娱乐、沙龙、商务、论坛、会展、博览会、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地理、教育、体育、健康、治安、社会、艺术、文物、生物、自然、吃、穿、住、行、玩、购、用、娱、学等等都是“高明旅游”的一部分呢?

据说世界上最早旅游的人是海民腓尼基人(又称闪族人),重塑“高明旅游”形象的高明人,我们一起参与、见证与记录“高明旅游”的从无到有。

链接:
写给高明2017年/智慧佛山 新绿高明
“行走高明”系列开篇/身心高明
“行走高明”系列之一/高明新能源汽车之红黄蓝
“行走高明”系列之二/破解高明“三洲旧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