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雪

听说家里近来下好大雪,这对只能想见不能亲见的我来说,远多一份挂念,这几乎是2012年的最后一场雪。

说到2012年的雪,印象最深的还是年初的那一场大雪,时间定格在2012年1月15日,这一天,正好也是R&Y的婚期。前夜异常寒冷,并无雪花降临,镇里化完简妆返程的路上,开始雪子(冰雹),然后开启了2012年肆意放纵的第一场,很大很厚,亲友称之为瑞雪,但我对这场雪充满了交集,雪,既是浪漫、纯洁、饱含深情的代表,但也有蒙冤的象征,在这样美好的日子,其实是不宜伤怀,但我无法绕开那位逝去的长者,如果他还健在,如果他还能目睹今天这一切,如果他还能给到现世的祝福,雪会更美更漂亮。遥想那天的雪一半是下给Y,一半是下给逝去的YY,因为这雪,相信他与我同在。

转眼已是年末,雪又飘了起来,思绪跟着飘飞,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请辞了佛山的事务,专注于不被人看好的高明,这一年,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两个人又变成了三个人,这一年,从七星岗HFY挪到了三洲BGY,这一年,一口气拿了四个证……雪停了,2012年很快就要过去,很快就会过去,还有什么不满意、不知足的呢?一年逝去,有些事务重新回到了年初那场大雪的起点,就像一次不尽的轮回,喜悦中略显感伤。

放眼2013,在小小惆怅里有几件必须要做的事,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