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欣交集

李叔同

杭州那些年,常常想到夏丏尊对其好朋友李叔同说的那句无心话:像我们这种人,出家做和尚倒是挺好的。

每每行走在南山路净慈寺外或静立虎跑寺弘一法师舍利塔前,大师“悲欣交集”四字遗言像洪钟一样震响心扉:欣的是大师一个人已经超脱并竭尽所能,悲的是那么多人依然执迷不得开悟。

离开杭州六七年了,那份情愫并未断绝,南下佛山成家养家的经历,助长了“有家有爱”的温情与“不争无为”的豁达。

是为另一种舍与得。

杭城天晴 我亦安好

几经折腾,终于,终于把户籍这档子事办完整了,尽管制度本身一直受人诟病,但是现行国情是,你很难做到无视户籍,XX证、XX证、XX证……各种证均离不开这张小小的户籍卡,尤其不得不重视的是,这张卡对于下一代的现实与深远的影响。

自准迁证开出,意味着我与另一座城的联系又少了一份,相反,怀念更多了一份。秋冬季节原本适合回想过往,杭城那些年,于我影响是间接而绵长的,那是我走出校门的第一步,也是真正自我成长的开始。

城西租住史,浙图阅读时光,不太着调的工作经历……生活是一段一段的,池莉说,“享受年龄”,近五年杭城生涯里,我见证了杭州公共自行车试点成功,见证了杭州西溪湿地综合保护工程完成,见证了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车,见证了杭州首届国际动漫节开幕,见证了杭州首届休闲会的启动,见证了钱江新城的崛起,见证了08年大雪红星收纳滞留城站旅客温暖行动,见证了杭州话剧市场第一次盈利的几场大戏……

而今,一切已远去,杭城以更高规格义无返顾向上发展,我在一次“意外”中,直下南国,偏安于佛山边陲一角,所幸,杭城天晴,我亦安好,家国和乐,人文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