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欣交集

李叔同

杭州那些年,常常想到夏丏尊对其好朋友李叔同说的那句无心话:像我们这种人,出家做和尚倒是挺好的。

每每行走在南山路净慈寺外或静立虎跑寺弘一法师舍利塔前,大师“悲欣交集”四字遗言像洪钟一样震响心扉:欣的是大师一个人已经超脱并竭尽所能,悲的是那么多人依然执迷不得开悟。

离开杭州六七年了,那份情愫并未断绝,南下佛山成家养家的经历,助长了“有家有爱”的温情与“不争无为”的豁达。

是为另一种舍与得。

高明•家

差旅无论距离远近,时间长短,终归略显疲惫,因为牵挂,因为有家。此次辗转南方17天,横跨江南、华南、西南,终于回到高明家。

旅程中最有感触的三件事:重回第二故乡、他乡会老友、新识老杭州。曾经学校的风云角色,而今奥康集团的传奇人物,放下公务,放下身段,和我屈居县城小宾馆,重拾当年学校期间的共事与鼓励,细数团委学生会的他与她,往事也许真是不堪回首,时间就像试金石,让我自然领悟到当年的青涩与幼稚(尽管现在依然无知与不成熟,但至少知道自己无知),要说人在时间的长河里,会不会变,肯定会变,但有些东西流淌在血液里的,越是时间沉淀,越发棱角分明,正如这位老同学直达目标的果敢与雷厉风行的魄力,真心为同学的出人头地高兴,为同学创业的激情正浓而鼓舞。而回到杭州,因工作的关系,新认识了一位老杭州,尽管时间短暂,仅仅一面之缘,但还是给了我不少忠告,其实是一些不小的命题,比如:朋友、生意、利益、管理、礼仪,比如我认为朋友真心就行,而他认为朋友越多越好,有些观念看似相左,其实只是角度不同而已,我相信职场中成就到今天的他一定深受其观念支配,而我作为一名理想唯心论者初涉职场(不信职场),更多停留在自我空间与有限内心体验,殊不知虚幻是真实,真实才是虚幻,看似不圆满的结果其实有着精心设计的过程,结果导向而精于过程是最完美的随心所欲(管理)。

结束旅程,回到高明,小朋友围着,老人供着,老婆粘着,居家这个场面最真实温暖。

三代人

不知不觉,年近三十,不管是三十而立,还是三十难立,都面临着要开始慢慢学会处理“三代人”的问题,“尊老爱幼”在这个人生阶段才有了意义。

人生阅历在岁月的累积下,铸造成一座座丰碑,上一代把种种成功与失败、喜悦与辛酸,用“无言”写在额间,以 “回忆”的形式回荡,面对无法逾越的年龄高度,心里有一份凝重,那应该是一种叫做“故事”的东西。

新生的一代,用“无知、无畏、无邪”的纯粹鲜活,蹦蹦跳跳来到这个世界,在他们眼里,世界只有美好,世界只剩美好,看着他们,跟着就学会了“忘记”,忘记烦恼,忘记忧伤,忘记世间一切不如愿。

相对于上、下二代,处于黄金中坚时段的中年人,需要有着更多英明的决断,更多敬业的理由,更多爱家的情怀,更多提升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面对这个槛,跨过这个坎,心年轻,正青春,门前流水尚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