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二三识

少年夫妻老来伴

蜗居,花两天时间看完了34集电视剧《夫妻那些事》,生活情感类电视剧是我目前新欢,如《回家的诱惑》、《渴望》、《奋斗》、《金婚》、《人到四十》、《乡村爱情》系列,这类不同时代烙印,不同年龄阶段的生活情感主题,人常让我懂得理解、宽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爱情事业两难全,青春易逝人事如麻。

第一次见黄磊是在六年前杭州红星剧院工作期间,因赖声川话剧《暗恋桃花源》而照面。演出前夜彩排黄磊饰演江滨柳,因给云之凡的信件道具为真实信件而印象深刻。把舞台当真实人生体验足见黄磊的入戏,而《夫妻那些事》剧里,黄磊饰演的唐鹏这一充满爱意的小好男人形象,也与真实的黄磊有几分相像,借用其中一句台词描述就是:人生(指唐鹏)就像一块温润的玉,有品质,不张扬。黄磊略显忧郁的低调很有魅力。剧中另一人物梁静饰演的那依则给我另一种收获,她是一个恋爱狂,却永远乐观,从老男人到帅小三,从官员、教员到教徒,从国人到老外,从现实到网恋,上上下下恋爱了个遍,原来前夫才是你的真爱(相对于李敖口中的前妻,此“前夫”来得太珍贵可爱了)。心有不甘但终究心有所属,恋爱与婚姻的不同由此可见,但不是很同意剧中“自由的反义词是孩子”的观点,那是伪丁克的托辞,相信“少年夫妻老来伴”,有不愉快的时候多想想在一起的美好,心一定能够释怀!

锵锵台湾行

随着《凤凰卫视》的台庆临近,《锵锵三人行》(其实早有预告,但依然略显神秘)也偷偷在改变,特别节目叫“锵锵台湾行”,今天看了第一集,文涛文道在永康街路演,让节目耳目一新,没有了狭小室内空间的拘谨,没有了纯学院派的清谈,转而开始了动态立体版的“三人行”,节目更加富有生活气息、画面感、亲切感都完全不一样,而立足点台湾,对每一位关爱祖国统一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视角,有这样的机会瞧见台湾真实地风土人物志,幸甚至,中国古话叫“三人行必有吾师”,此次“台湾行”节目以常识为师,以生活为师,以普通人物为师,幸甚至至。

当然,作为探索尝试的第一期并不十分完美,镜头前的人、事还是有些不自然,毕竟要把真实地生活搬上屏幕,或者要让真实的生活在镜头下上演并不是一件易事,惟愿此节目能可持续走下去,再多一些真实,再多一些生活,再多一些自然,哪怕有再多的“出镜”,再多的“俗见”。

民主的核心与必要

民主不只是教科书上的人民当家作主,更不是现实诊治生活中的“你是民,我是主”。民主首先是一个政治的概念,民主的核心是政治参与和政治竞争(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谢韬《大选之年看美国政治》2012年3月19日《经济观察报》第49版).

当一个人作为一名“公民”的身份存在,便具有了政治属性,这一基本属性决定了你是什么,政治是什么,你和政治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但在中国却出现了一个悖论:浓厚的政治色彩与淡薄的政治常识,中国八成农民中绝大部分人认为自己与政治有关,很少主动关注参与到政治当中来的态度,拿选举这件事就可略窥一二,除了城市与城郊结合的部分选举轰轰烈烈,(未必是民主选举),广大中国农村其实少有村民慎用自己的选举权(甚至如我这类政治法盲,在我读大学那年全院还被院里指定投票给市里一件不相识的市级干部候选人),其实农民参与政治的方式与途径有很多,比如土地(主要是拆迁这种激烈的方式)、户籍、房产、党团组织等等。

民主政治是政治的手段与过程,自由、平等、富裕、和谐是政治的目标,民主下的国家原景可以是不那么严肃,肮脏是公开的,社会弊端在动态中自我纠错、净化、完善,生活允许有分歧,文化多元,倾诉与倾听、共建与共享都得到鼓励与尊重,这是一个宏大到几乎不大可能实现的前景。

作为一介公民,你有意无意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处在多种政治关系中,民主作为一件武器,可能拿来确保政治生活符合人性化的规范,保障单一个体(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

公民是民主的细胞,是民主的最小单位,民主不是万能,但没有公民的民主意识却万万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