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得像小草

幸福得像小草
–听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交响乐

走在西湖边,除了羡慕那一对对小情侣,更羡慕那些散落无尽的小草,情侣们只为从西湖获得点什么,小草却只管为西湖装扮点什么,且无论风雨,小草的这份坚定与无阻让我感动,当然小草更是幸运的,小草的成长不光有西湖诗文相佐,还有那些优美至尽的音乐陪伴,没有音乐的日子,我觉得幸福不起来。

今晚剧场内,900位子坐无虚席,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Royal Melbourne Philharmonic orchestra)来了,年轻的指挥家安德烈•维利斯(Andrew Wailes)来了,我不懂交响乐,但现场台上台下的互动与共鸣让我受到感染,演出既有我们自己的交响曲子如《春节》序曲、《红旗颂》等等,乐团还特别作了一支曲子献给2008北京奥运,现场一片欢欣鼓舞,演到爱尔兰民歌《丹尼男孩》时,台下所有观众一同配合着安德烈•维利斯的指挥鼓掌合拍,台上台下欢腾一片,还有我们熟悉的老柴的《花之圆舞曲》、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舞曲》、比才的《卡门》组曲No.1、德沃夏克的《斯洛伐克舞曲》(第八首),演完《红旗颂》后,台上所有演奏者起立致礼,台下所有爱乐者鼓牚致谢,之后每演完一支,相互礼节倍增,我个人的感受是,太愉悦,太无邪了。

现场,我只想沉浸在合优扬或高昂中,胸中浮起阵阵涟漪,极富韵律,极富节奏,极有冲劲,极其向上,也不知道什么叫高雅,只是尽情地徜佯与享受,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很放松,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很满足,可能这便是交响乐吧,我平生第二次现场感受(第一次是在大二时逃课去凤凰听谭盾的《地图—寻找遗失的根籁》,详见“若花生一个人”http://www.rooufer.cn 2006/01/03)交响乐的魅力。

应该变这样的演出团队感到高兴,至今154的历史,那时澳大利亚国还不存在,那时,新中国还一点谱都没有,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就像一位博学的历史学家,用音乐诉说着澳洲的往事新鲜事,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就像一位纵情的哲学家,用音乐传达着变与不变的传统现代。

今晚,我比西湖边的小草更幸福,因为我听到了它们听不到的另一份至美与崇高。

附: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Royal Melbourne Philharmonic orchestra)简介
1853年的澳大利亚尚处于英国维多利亚女皇殖民地早期时代,就在这一年的10月8号,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宣告成立。乐团聚集了当时澳大利亚最杰出的艺术家和音乐人,他们有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把高雅艺术在澳大利亚推高到最高水准。自此,乐团亲身经历并参与了澳大利亚150多年的各个重大历史事件,其中包括了1880年的国际博览会,1888年的澳洲博览会,1901的首次国会庆祝大典,墨尔本市政府大楼落成典礼,1956年在澳大利亚举办的奥运会,以及2001年的澳大利亚建国百年庆典等重大活动。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就像一位博学的历史学家,用音乐诉说并记录着澳洲历史长河里的星星点点。

对音乐贡献方面,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在澳洲首演了许多世界著名乐章,包括莫扎特的安魂曲, 贝多芬第五和第八交响曲,门德尔松的第五交响曲,韩德尔的埃及的以色列人,巴赫的马太受难曲,以及维瓦尔第、海顿、德沃夏克和埃尔加等音乐大师的众多作品。作为最古老的音乐组织,澳大利亚的早期的音乐史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就相当于皇家墨尔本爱乐的发展史。后来的墨尔本交响乐团也是由部分皇家墨尔本爱乐乐团的成员和墨尔本大学的毕业生组建而成。近些年来,墨尔本皇家爱乐仍然一如既往的带领着澳大利亚音乐发展的轨迹,不仅与墨尔本室内乐团,墨尔本青年管弦乐团和澳大利亚古典演奏家协会建立了紧密地合作关系,同时还通过合作,热情支持类似澳大利亚童声合唱团,The Vocal Consort, the 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 Choir, Box Hill Chorale and the Melbourne University Choral Society等众多音乐组织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