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滴滴体验生活

上路滴滴

我的滴滴体验生活

上路滴滴,完全是为了好玩,因为这里有收获。

目前为止,一年半的兼职(顺带)滴滴生涯里共收获450次左右订单(兼职滴滴中等出勤率),因区域的因素影响,平均单值在10元左右(可以想见赢利的单薄),出过2次保险。若单纯从商业的角度思考滴滴司机,显然这不是一个好职业(从收入程度看),尤其是在出行人数和出行距离低短的高明,之所以滴滴依旧,是因为“顺带”本身就是一种资源利用最大化,并能在顺手的“公益”中体会到服务的乐趣。

记得09年第一次来高明时,高明出行的不便让人绝望,全区很多区域不通公交,到处都是黑的(的士司机不打表)、黑摩的,这样的状况到到近两年才逐步改善,公交系统健全了很多,并有“车来了”等数字公交辅助,摩的已经变得很少,出租车也可以规范,尤其是滴滴以来(跟快车PK,跟优步竞合),出行系统得到跨越式的提升,一度成为人们出行的首选,在交通拥阻、交规从严、油价上涨、车位紧缺的当下,人们甚至会选择把车留家里,滴滴不添睹,但同时,这些风险全部转嫁到了滴滴司机身上,比如违反交规、车辆耗损、维护保养、醉酒客户、蛮横客户、各类碰瓷……滴滴司机端打开“点击出车”开始,这些风险与紧张便一路相随,直到“收车”为止,但我想说的是,滴滴的乐趣与收获远超过风险带来的忧伤与损失。

首先,上路滴滴赢得了一个服务人的平台。在这个中转平台,有人上,有人下,有人从A到B,有人从C到A,有人着急赶路,有人急需看医,有人准点会友,有人轻松赴宴,当用车人上车那一刻,就赋予了神圣使命:将乘客安全、顺畅、准时送达目的地,这种“使命必达”的仪式感令人振奋。用车人下车那一刻,是另一种如释重负,看着用车人步入下一个人生目的,内心会有一种无声的喜悦与祝福。

再者,上路滴滴获得了与人沟通的机会。滴滴的路途是交流、学习、推荐、共享的好时机,因此,我会放一些我阅读过的书目与杂志在置物架,定期更换,以寻求一些同感的朋友,或者至少可以将推荐信息留在用车人印象当中(播种的力量无穷)。若是有小朋友用车,我会选择一些动听欢快的儿歌(显然这是不合滴滴要求:保持车内安静,不与乘客攀谈),可以让小朋友保持专注与不乱动(安全系数又加多几分),也可以让小朋友身边的长辈更省心。若是遇到一些开放且健谈的用车人,那简直如获至宝,短短15-20分钟的路途可以互换很多的信息,让路延伸至更长久,更深远。

另外,上路滴滴还有一些意外的收获与建议。比如滴滴上路的时间选择,最好是选择早上,早起早行的人身上有一股正的力量,他们大多怀揣着梦想,怀揣着希望,跟时间赛跑,跟自己比拼,他们更热情,更和善,一句温暖、主动的“早晨”,足以让人一天心情愉悦,所以不建议晚上滴滴,那个时候醉酒的、K歌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妖魔鬼怪都会出现。

有时候,用车人刚好是你的邻居、朋友、同事(尤其像高明这个弹丸之地常有的事),我觉得没必要不好意思,滴滴也是一个职业,需要人理解,需要人尊重,需要人关爱,他们承受了很多,尤其是专职滴滴司机,他们的工作时间比较长,会碰到千奇百怪的客户类型,他们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但事实上,他们在客观层面让出行变得更加美好!

据说现有滴滴日均订单量现已超2000万,另外,易到、曹操专车、美团打车让网约车再次风起云涌,是时候改善车况与司机待遇了。

生活家•享受年龄

一边享受 一边惆怅 生活继续 生死继续

一边享受 一边惆怅 生活继续 生死继续

生活家•享受年龄

12年前,在浙江省图书馆听作家池莉讲《文学的意义》,她无意间提到“享受年龄”这一观点,令我若有所悟。如今几近中年的我,已然为人夫为人父,以“家”为出发原点的当下,再回头细细思考这四字,越发觉得深刻、有味。时空转变,文章最后还是不禁怆然寥廓。

妈妈对我讲 大海就是我故乡

小时候听着《大海啊故乡》这首歌长大,却未曾真正海边出生,甚至22岁大学毕业前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后来慢慢才懂得,歌的主题并不是大海,而是借大海写故乡。

童年,是一个最会享受的年龄。80年代的农家孩子,不富裕但依然快乐、幸福,小溪流中、泥巴地里、香樟树上不知留下多少欢声笑语,即使是挖猪草、割稻穗等劳动也是伴随着玩乐打闹。那时候,过年有年味,过节有节庆,围炉吃饭的时候,就是人生启蒙最好的课堂。随着年龄渐长,纯粹童真的部分渐去,美好也就成了记忆和追思,因为生长在土里,所以热爱这土地,回不去的童年凝结在对故乡的深深思念里。生我/养我/却终要离开我/黑色的肌肤/蓬勃的绿意/金黄的季节是我红色的向往,这便是旧作《这土地》的全部缘由。

一个人的纪录 一个人记录

记录终究是一种习惯。一天一天,成长,一天一点,痕迹,一个人的纪录,一个人记录,一字一瞬一像一音都是极为珍贵与美好的存在。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独处,一家人有一家人的相处,不想长大,却越长越大,青春活力、日趋成熟的年纪是我们最该享受的年龄,也最需要有懂得享受的智慧。

每个人都是一部传,若以25年为一期,百年人生基本可分四期,这是我重新定义的一个人的春、夏、秋、冬四季,寓意童年、青年、中年、老年四个人生阶段。童年,有趣带着无知,青年,靠谱夹杂鲁莽,中年,持重不无危机,阅历无数之后,到了老年便可以随心所欲不愈矩。其实没有哪个年纪是完美的,即使是炉火纯青、大彻大悟的高人也可能悲欣交集,若有“享受年龄”的心境,就能发现生活中的小美好,把日子过平淡,把每天过成诗。

带着小孩一起做小小极简主义践行者,于是生活开始简单纯粹,和妻子白天柴米油盐,晚上琴棋书画,于是人生理想照见生活现实,和父母共同起居三代同堂,不用长夜空虚念亲情何日报,而是实实在在的让父母乐享天伦,这一切都只是生活理念的改变,生活方式也就随之更新,生活心境自然完全不同。

胡适先生有“不作无益事,一日当三日”的生活金句,并在《我的儿子》中写给刚出生的长子胡祖望说,做一个堂堂的人,不要做我的孝顺儿子。林语堂先生用幽默与豁达告诉我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媒体大咖汪涵在“抬桌子”到“台柱子”的华丽转身之后,更是极力宣扬“一心一意带崽,半推半就工作”的玩世生活。米沃什(Milosz)在《礼物》(《Gift》)中说到: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Have no thing me to think sharing for oneself has in the world,Also have no anyone to deserve me to resent profoundly.)

龙应台在《(不)相信》中列举了种种二十岁以前相信的东西,后来变成一件件不相信,比如历史、爱情、正义、文明、理想主义、永恒等等,更有二十岁以前相信的东西,现在依然相信的部分,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历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享受年龄”就是在领略时空转移带给人的反作用,看似矛盾的前后,其实只是认知的深浅而已,正因为生活如此荒诞不经,所以我们才对未来深信不疑。生活的智者提供了种种的真知灼见,每个人的路,终究还是要每个人自己走,人生每个阶段的吉光片羽、点滴瞬间都是珍贵的经历,值得我们用心记录。真实的自己不可欺,大好的年华更无法辜负,无论已逝还是未来,智慧生活的魅力都将向我们迎面而来。无数刻骨的纪录最终铭刻成一个完整的自己。

无论魏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

高效率工作,慢节奏生活是人人向往的理想状态,扪心自问到底有几人真正做到一边享受事业,一边乐享生活,无论魏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别样的桃花源,在前往桃花源的路上,迷失方向的是大多数,半途而废是大多数,最后彻底绝望的依然是大多数。

享受年龄就是要过程愉悦,才能结局圆满,宏愿虽不易实现,专注于脚下终能至千里。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也要有实现幸福的方法,没有谁能预设好路径,惟有带着美丽心境一一试趟。或许生活的意义就在这里,未来无限接近,永远清澈向阳!

写给不确定的未来

人生百年,到底我们要怎样的存在?解决了对自身的认知,还有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宇宙的种种关联等着我们去探索,体验了肉体与物质的实在,精神、意志、灵魂、鬼畜之类是否真实可信,有了常识,又新生悖论,各种伦理问题也层出不穷,地球作为银河系里一颗小小沙石,外太空是什么样,外星生物是否存在,是否他们比地球人生活得快乐、幸福、平等、自由,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单个个体百年的时空里真是完全无从把控,我们能做的就是莫名的相信:相信人定胜天,然后无畏的从事各种实验与试验,证明人定胜天。

很可爱的一群地球人用各种规则、各种故事、各种假说构造起一座易碎但又持续运行的人际系统,这套系统可以维系多久,没有答案,我们能确定的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一切都将继续,生活继续,生死继续!(完 )